MENU

旧物

• April 26, 2020 • Read: 177 • 生活

2020年4月26日

  四月已经进入了尾声,在经过过去一周的几场雨水以后,天气终究是开始炎热了起来。五一渐近,骤想起曾经小学时五一开运动会顶着炎炎烈日却依然满地乱跑玩的兴高采烈,时至今日那高悬如火的太阳在记忆中依然清晰无比,而那时的玩伴、同学、嬉戏的内容却早已变得模糊,甚至那份纯粹的快乐也好似褪了颜色。和记忆中的烈日相比,今年的五一应该会算得上是很凉爽,凉鞋、短袖、短裤、裙衫在街上还未怎么出现,早晚凉时也还需穿上一件外套。只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开学的消息仍未传来,这个假期委实长了些。甚至这两天又有本市公安、社区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排查情况,因为我还用着曾经哈尔滨的手机号。黑龙江的疫情复发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开学,而毕业、工作、未来的道路又在哪里不知在何方。
  闲着无事,父亲便打算去搬之前的市场把留在那的中药取回来,我也跟着一同前往。到了之后,老市场只剩几个警务人员和保安还在门口看守,内里已经空无一人,曾经热闹无比、每逢春节摩肩接踵的的场面一去不返,显现的只是一片破旧衰败的景象。到了曾经的住处之后,打开房门,只见一片狼藉,各种没有带走的杂物、衣物遍地都是,看着生活了十年的地方这幅模样,也是心有感慨。药倒是很快便找着了,但由于去年市场搬迁的时候我并不在家中,很多东西是否一起搬走我并不知道,也就趁这次机会看是否有东西可以拿走,结果倒是找到了一些旧物。
IMG_2178.jpg
IMG_2179.jpg
小时候的游戏卡牌,估计是宠物小精灵火的时候玩的。以前最想要的就是一个精灵球能抓个皮卡丘了。宠物小精灵现在也已经成了精灵宝可梦了。
IMG_2181.jpg
IMG_2180.jpg
以前用的铅笔盒。边缘部分已经比较脏了,只是擦也擦不掉了。上面贴满了龙珠的贴画,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各个地方贴上自己喜欢的贴画了,铅笔盒、衣柜、书本都是重灾区。话说前段时间还在爱奇艺把龙珠的前几集又看了一遍,才发现小时候很多地方都没看懂,贝吉塔头顶一片绿呀。里面的课程表应该是我姐的,可以看到以前小学的时候开始是没有英语课,我记得我也是从三年级才开始上英语课的,而我姐她们是从初中才开始,和其他地方一比差距真的很大。不过劳动课是什么鬼,好像是做手工?不过语文课之外居然还有专门的作文课。以前最喜欢的应该是自然课了,能了解到很多小小的脑袋不知道的事,最讨厌的就是美术音乐了,因为真的没啥细胞,作业都不知道到该怎么办。话说以前辣么小就有第二课堂了么,完全忘记了是干嘛的了φ( ̄∇ ̄o)
IMG_2187.jpg
IMG_2190.jpg
以前的电话。应该有十年都没用过了,居然一直还留着。现在手机越来越方便了,电话一般人很难看到了。现在还有用电话的大概主要就是业务员和各位领导了吧。两部电话背面打开里面的电池居然都还没有取出,仔细一看竟然还都是华泰电池,突然想起来上上一个市场里我最喜欢去的那个大门口的商店卖的最多的就是这种华泰电池。怀念以前只有电话的时候,联系虽然很不方便,但每个人的生活都还是独立的孤岛,只有相互见面的时候比较好分配工作,那时候工作和生活还是分开的,下班了的人们可以尽享生活。后来的大哥大、传呼机、小灵通、诺基亚、智能机相继出现,联系倒是越来越方便了,功能也越来越强大,也确实丰富了人们的日常,但也把所有人绑在了线上,个人仿佛不再有离线的机会,工作和生活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焦虑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的确处在大变革的时代,电脑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工作的方式,智能手机和移动通信的发展进一步改变了人们工作、生活的方式。5G如火如荼,不知道下一步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IMG_2182.jpg
IMG_2183.jpg
IMG_2185.jpg
VCD影碟机。这是我家买的第一个影碟机,那时候也算是比较高端的娱乐方式了。毕竟最早也就玩玩玻璃弹、酒瓶盖什么的,电视机有没有闭路,就那几个地方台天天都是新闻和广告。能有个VCD机看动画片那时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即便只是用歌碟听歌也觉得快乐,有时候还能去外面租碟看电视剧,印象中风云、长缨在手都是租碟看完的,那时候看个好看的电视剧太难了,地方台的电视剧节目很晚,往往都要十一二点了,作为学生是万万没机会的。现在的人应该都不知道录像厅、碟片出租屋这种地方了吧。而且输出接口都还是古老的AV口,不像现在都是HDMI一统天下了。
看背后的整机编号应该是1996年生产的,算下来已经超过二十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步步高这个牌子经过这么多年做的越来越大,看来还是有点东西。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买了个MP4也是步步高的,现在的OPPO、VIVO也是步步高的,这步步高嗅觉还挺灵敏的,什么好卖做什么,还让它做成了。
IMG_2173.jpg
IMG_2174.jpg
我姐的MP4。应该是初三或者高中的时候买的,牌子是纽曼,不知道现在这个牌子还活着吗。初一的时候MP3大火,班里的女生不少都有,下课听歌、体育课两人一人一个耳机共用也在听歌,好是羡慕,那时的歌手、组合嘛都记不得了,有点印象的就是南拳妈妈了。后来带屏幕的MP4也出现了,男生也开始用来看小说了,上课藏在衣服袖子里或者书后面大模大样的放在桌子上看,最怕的就是老师走下讲台到过道溜达了。那时觉得2G、4G真的好大,应该都是想象力的天花板了,至今还记得有个同学说买个4G卡可以把图书馆里的书都存进去了,现在手机都开始256G、512G了,唏嘘不已呀
IMG_2176.jpg
IMG_2177.jpg
封面孙燕姿的图铃卡。花钱买卡才能在手机上直接下载歌曲图片,好贵的说,现在方便多了。卡上的几首歌现在就栀子花开可能还能听到吧。
IMG_2192.jpg
IMG_2193.jpg
日立的古老硬盘。这个倒不是在旧房子里找到的,而是一直在笔记本里躺着,已经有很多坏道了,一直放在笔记本里的光驱位,开机就嘎吱嘎吱的响,最近总是要开机磁盘检查,检查一次就好几个小时,就想着干脆把它卸了。昨晚开始动手,可惜家里没有小螺丝刀,有两个螺丝卸不下来,后来直接把其它所有螺丝全卸了,把硬盘支架直接整个拆开,结果不小心把支架里的线给搞断了,这下好了,反正也不放硬盘了,指示灯也不亮了,正好免得晃眼。

  平日不觉得,看到这些旧物才猛然发觉时间的流逝,这些物件平时躺在阴暗的角落里,搬家的时候才会翻出来,带着那些久远的回忆仿若深海的海水一起翻涌出来。

Last Modified: December 9, 2020